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一间明亮的地下一层 地上三层的房子里这里是三年前松下的旧宿舍, 拆除后重建而成的白天是营缮组工班与清洁班的休息室, 到了晚上是松下一人的豪宅。 特别修建的地下室是松下特别要求的,不然一般的三层楼建筑是不会有地下室的。 地下一楼的地板还是用木地板铺设而成的, 几个女孩绑双手反绑的坐在木地板上。 「你干什么!快放了我们,不然有你好看的!」超级凶悍的是带头的大姐大渡边理佳。 「不认真我是谁了吗?渡边?」松下从背后走了出来边说着, 空气中还夹杂着他身上的烟味。 「松下先生?」渡边惊讶的问道,渡边知道, 松下先生的背后其实有黑道的势力与学校官方的支持 但她不了解为什么连学校也在支持松下这样的浑蛋。 「认得我了吧?渡边?」松下问道,此时理佳已经安静下来, 并且开始感到害怕的冒冷汗。 「渡边同学,我你总也认得吧?」奈津子从旁边走了出来一边説道「校长?」这下子渡边跟旁边女孩们都真正害怕了。 「援交?你知道这个我可以报警的,你们可能会被校园开除哦?」奈津子语带恐吓的説道。 「拜托了!校长,我不能被开除啊,校长原谅我们吧」渡边这时候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凶悍, 就像只战败的小猫一样温驯。 「原谅?」奈津子继续问道。 「是的!请校长原谅我们吧!我们什么都愿意做的!」渡边说完旁边的女孩也都点点头的同意。 「什么都愿意做吗?就算要你们不再援交?也可以办到」奈津子说道「是的!校长, 我们不再援交了」渡边说道「不再援交你们办的到 那么当松下先生的性奴隶呢?办的到吗?办的到我就原谅你们」奈津子说道「性奴隶?什么性奴隶 校长您开玩笑的吧!?」渡边问道「哦?不愿意吗?那只好让学校开除你们了」奈津子继续威吓的说道「不不不!好吧!只要校长愿意原谅我们吧」渡边求饶的说道。 而其他的女孩则是摇摇头的叹息。 「来吧!替她们拍照」奈津子说完,几个清洁班的工人走了进来, 女孩们开始尖叫着这些男人开始扯下她们身上的衣服, 由于双手被麻绳綑绑在背后衣服扯不开的就用剪刀减破, 裙子都被扯下内裤也被拉下,露出年轻的阴毛与耻丘。 渡边在男人的胁迫下,被迫张开了双腿, 美谷子此时以摄影师的身份走了进来替每一位女孩拍下裸照, 这些照片将用来威胁这些女孩当松下的性奴隶用的。 照片里渡边的乳房被两个男人用不同手从背后摸着, 自己则是双腿叉开的露出阴户渡边脸红的转向另一边不敢直视美谷子的相机镜头, 但却被男人粗暴的将头给转向镜头拍下了每一张令渡边这个年轻女孩难堪的裸照。 「你呢?叫啥名字?」美谷子问着第二位女孩。 这个女孩长相特别清秀,留着长长的马尾,脸蛋有点红红的, 细细的眉毛看起来特别楚楚可怜。 「小林……梨沙」这个女孩缓缓说出她的名字, 她的乳头正被男人搓柔着双腿也被掰开,正向着相机的镜头展示出自己完全无耻毛的耻丘呢。 「梨沙?」美谷子问道,这个名字自己有些印象, 因为小林梨沙不正是这次期中考全二年级成绩最优异的学生吗?没想到这样的好学生私底下竟然在做援交这样的肮脏事。 「不要这样子」梨沙有点害羞的说着,试图想要阻止男人玩弄她的乳头「没想到你是好学生啊!竟然这么下贱的去做援助交际这样的事」美谷子说着, 而梨沙已经羞愧到想把头埋进地板里了。 「你呢?名字?」美谷子继续问着「下一位女孩, 这个女孩倒是剪的一头短发双颊有点肉,同样细细的眉毛与粉嫩的嘴唇。 「木村理奈,你们最好放了我,我爸是……」理奈还没有把话说完, 就被美谷子给阻止了。 「市议员?」美谷子问道,她打断了理奈的话一边说着「你知道?」理奈问道「知道啊?你爸可是风俗店里的常客, 他可是个标准的变态有着穿女装的癖好」美谷子继续说着, 还拿出了照片照片里是她的父亲打扮成女人的样子, 穿着网袜踩着四寸的高跟鞋,脸上画着浓浓的妆, 但仍认的出来长相而且打扮成女人的父亲还被其他男人干着。 「不!怎么会这样?」理奈尖叫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自己一向敬重的父亲虽然父亲与自己并不亲近, 但总归是父亲而现在理奈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的父亲了。 「不愧是父女啊!都爱当援交女」美谷子说完, 理奈已经接近崩溃的低下头去但自己已经被拍下难堪的裸照, 就连父亲也是被照片给威胁着政治前途已经蒙上阴影。 「你呢!名字?」美谷子继续问着下一位女孩, 这个女孩虽然比较胖一点点但或许可以说是身材很结实, 所以反抗的特别用力。 「山下步美」就算被绑住了还是拼命挣扎的样子「哦哦, 马拉松选手?山下步美?」美谷子问道「对就是我」步美语气带了点高傲的回答着, 美谷子没想到这批援交学生刚好就是学校里的菁英, 不是高官的小孩不然就是功课优异,但是竟然会一起援交, 或许该是时候教教这些女孩如何只侍奉一个男人当主人了。 「这个锁上脚镣!看你多能跑」美谷子说完, 一旁的男人就拿出了一副铁制的脚镣往步美的双脚锁上去。 这是一副铁制的真正脚镣,重的很,锁上后别说跑了, 就连走也快要走不动了。 「不!不要锁这个变态的东西,拜托你们了」步美求饶着。 「谁叫你这么能跑!晚上再来请主人教训教训你」美谷子说着, 接着按下快门裸照被拍下了。 「拖进厕所里跟深津锁在一起」美谷子继续说着。 接着步美就被拉进了厕所里,而狭窄的厕所一下子被锁进了两头母畜, 一时间拥挤不堪。 马桶被栓上了两条铁链,深津与步美被锁在马桶的两边, 中间隔着这个马桶。 「步美?你是步美?你怎么在这?」深津有点惊讶的问着步美, 步美是学校的运动健将而步美的母亲更是深津当校长时期的家长会长, 与深津是旧识了对步美更是从小看到大的,如今眼前的步美却是全身赤裸被铁链与自己锁在一起。 「深津阿姨?你怎么在这」步美惊的问道, 因为眼前的这位阿姨是妈妈的老朋友了步美不知道深津阿姨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才会把校长的位子给辞掉。 「阿姨一直都在这啊」深津回答着「一直都在这?阿姨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吗?」步美回答着「阿姨我是自愿来这里的」深津慢慢的把这几年的事都说给了步美知道, 此时的步美才知道原来不只是深津阿姨就连整个学校的一级主管也几乎都是松下的性奴隶, 而眼前的这位深津阿姨更是自愿成为性奴与母狗的。 「阿姨很快乐!步美不用替我担心」深津继续说道。 「当那个男人的性奴隶很快乐?步美不相信」步美说道「是真的!被松下还有勘吉这样的男人干的时候, 真的是爽翻天了!慢慢你就会体会的」深津用的词汇是一点也没经过修饰的 说的让步美脸红心跳的。 「究竟这两个叫松下与勘吉的男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呢?就连深津阿姨也迷恋着这样的变态生活」步美心中有了这些疑问, 而步美的这个疑惑在当天晚上就已经被解开了。 双手被摊开绑在竹竿上成一字型的步美, 胸部乳房不断的晃动着乳头还挟上了铃铛,阴户被松下的肉棒来回抽插已经超过十分钟了, 这个男人的龟头不断的深入步美的阴道撞击着步美阴户的最深处, 阴部外的阴蒂不断的与这个男人的股间肌肤接触着 已经第二次高潮瘫软的步美瞬间得到高潮的满足, 也就短短几分钟而已。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可以这么的深入到我要的那个点?」步美一边被松下干着一边想着, 那内心的道德防卫早已经被松下的肉棒给打破 随着与松下越来越长的肌肤接触步美已经了解深津为什么会迷恋着这样的男人了!看来同样身为运动健将的步美也有了像松下这样「运动健将」的主人了。 步美的跑步健将,所以在松下的命令下, 必须长时间锁上脚镣以防逃跑,但步美自己已经知道不会逃跑了, 因为松下的性能力的确令人啧舌锁着脚镣的步美在屋子里倒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但长长的铁链让她走不了多远,几个施工组的工人刚回到这里, 步美也得接受这些工人的性需求此时的步美已经成了这里的肉便器, 享受着男人们给与她的快感更给了其他人给她不了的乐趣, 成为真正女人的乐趣就算是锁上脚镣也没有关系呢。 步美的班级是体育班,专门培训出国家级的国手来, 她们的导师当然也是国手出身的浅井亮子更是这所学校毕业的, 也就是说不旦是他们的导师还是学姐亮子对步美的状况很了解也很关心, 一旦有什么差异身为女人的亮子是马上可以察觉的, 但灵敏的第六感与感觉虽然是女人的利器但在这所学校里却是弱点, 因为亮子早已经被清洁班的工头勘吉给看上了。 步美慢慢的走向每天都要去的松下宿舍, 脚步是有些缓慢的后方是她的导师亮子,她偷偷的跟在步美的后面, 因为她知道步美这阵子怪怪的身为导师的她当然要查个清楚。 很幸运的亮子在到达宿舍的同时,外面是没有人的, 步美进入玄关后门也没有锁,亮子偷偷打开玄关的门一看, 步美进入玄关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放在玄关的脚镣, 自己锁住双脚然后拖着脚镣进入屋内,亮子吓了一大跳, 步美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心生疑惑的亮子也跟着进入了玄关 脱了鞋子后才看到这惊人的一幕,舞蹈班的真央双手被绑在背后, 她正跪在地上帮某个清洁工人口交呢!教务长奈津子 正在用嘴巴帮美谷子的阴户做「深层清洁」高三的美女导师吉田、会计主任美沙, 还有所有学校的女性一级主管几乎都在这里了 她们大都被麻绳綑绑、脚镣、手铐、项圈都戴在身上 宛如古代的奴隶一般的在这里侍奉男人。 「呦!这不是亮子吗?」深津出现在亮子的身后说着。 「深津校长?你怎么在这,我刚刚看到太惊人的一幕了!」亮子惊讶的对着后面的深津说着。 「是吗?惊人吗?要不就一起侍俸这些主人吧!」深津话还没问完, 她手上已经拿起一副脚镣锁在了亮子的双脚上。 「深津校长你?」亮子惊讶的扯着脚镣的脚镣, 但那是铁制的锁上后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 「亮子老师,我们等你很久了呢!」步美站在玄关前, 对着亮子说着「步美?你怎么?还不快逃?」亮子对着步美说着「逃?我是自愿来的 亮子老师做我的妹妹,我们姐妹俩一起侍俸主人吧」步美说出的话让亮子根本不敢置信。 几个人将亮子拉扯着进入客厅,很快的亮子被架在了木马上, 松下与勘吉都出现了他们正准备享用着这个即将成为新母狗的猎物, 而其他女人们则是看着这个女人即将成为母狗与自己的姐妹 将会一起侍奉主人。 。